镜生大人

【楚留香】七日之约(一)


*cp你觉得是什么就是什么 别撕就行
*一时兴起的作品就当看个热闹吧
*我流武当 华山
*掌门和师兄师弟性格都是捏造的 认真你就输了


   




【第一日】
  这是洛七来到华山的第三个月零三天,说实话洛七还是不明白为什么华山那么多弟子冷的瑟瑟发抖的时候,还会装作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。

  师兄,你冻地嘴唇都发白了,还是回去歇歇吧。

  说到洛七啊,上到华山掌门,下到巡山弟子,都是脑仁儿疼。洛七武功算不上一代高手,但也算是华山的佼佼者。
  
  但他这个人风流倜傥,不羁潇洒,受到无数女子青睐。【自认为】整天嬉皮笑脸、无所事事地,没个正经样子。练功能溜就溜,能偷懒就偷懒。若不是他实在天赋异禀,就算是这样,还能跟上华山弟子的脚步,甚至混在中上游,掌门也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。
  
  对于洛七来说,日常是调戏师妹,然后被教训;偷偷下山喝酒,然后被教训;悄悄躲掉晨练,然后被教训。

  洛七虽然顽皮,但也知道什么该做,什么不该做,也一直没有惹出什么大乱子。再加上每次人错态度十分良好,经书都抄好了放在房里,掌门又只能随他去了。

  “哟!洛七,今个儿去喝酒记得给师兄带一坛回来啊!”

  “好勒!师兄您就交给我吧,保管给您带上最好的!不过您可得替我打个掩护啊!”

  洛七觉得这样就挺好的,过的够舒坦了。

  在遇到剪镜之前。
 


 


 
  这是剪镜来到武当的第三个月零三天,说实话剪镜一直都很仰慕像邱师兄那样冰冷冷的人,说话自带冷气,气场强大,一说话都能把人冻住。那样被大家信任、那样强大的人,剪镜发自内心地崇拜着。
 
  要是我也能像邱师兄一样就好了。

  但是剪镜是被全门派认为最和邱师兄最不对盘的人。他脾气好,对谁都是客客气气的,虽然礼貌,却不疏离。只要是他在的地方,邱师兄的周围都能不再那么冰冷。再者,承蒙上天眷顾,他生了一张白白净净的相貌,让人厌恶不起。

  但他这个人,一旦生起气来,连邱师兄都敢往死里揍。据当初“有幸”目睹剪镜被邱师兄打地气急败坏的黄乐师兄所言,这武当弟子中,最最最不能惹的人中,剪镜一定要排在邱师兄前面。
 
  因为,据说那时的切磋,剪镜的剑匣都被打掉了,也硬是给了邱师兄一拳。不管当时他们到底说了什么,在武当弟子眼中,敢打邱师兄,能打邱师兄的剪镜,无疑是最为可怖的存在了。

  虽说剪镜是掌门所说的继邱师兄之后的武当第二人,但剪镜一直认为自己不如邱师兄。剪镜钦佩、仰慕的人,却是自己修炼的路上最大的障碍。这一点,剪镜自己最清楚。
 
  “剪镜。”

  “邱师兄每次来找我切磋,我都输得很惨,师兄可莫要埋汰剪镜了。”

  “你心有所虑,所以才无法精进。”

  “……”

  剪镜一直以为,或许自己就会一直这样活得浑浑噩噩,一生追随着邱师兄了。

  在遇到洛七之前。

大家都是很可爱的人。

【写给社恐的你】我来将你善待

  社恐的全称是“社交恐惧症”。

  说实话我不太了解这个病症,也不是来说什么大道理的。我并不是一个会理性分析并对你做出回应的人。

  我太过幼稚,微薄的力量并不足以拯救你。更不会是你的英雄。

  我不可能去深知了解你的痛苦,也不可能去从最根本的原因里去解决你的痛苦。

  我认识你的时候你就是那样,是个符合或者不符合我想法的成品,我也无法参与我的成长 ,无法明白你的痛苦,挣扎和哭泣。

  但是我想,我会去理解你,去拥抱你,去善待你。

  我理解你的过去;理解你的隐忍;理解你的痛苦;理解你的挣扎;理解你的孤独。

  我会选择拥抱你,告诉你这个世界还有更多的美好,色彩是虚幻的,但是阳光是真实的。

  我会善待你,会对你说“没关系”。

  每个人都是会被拯救的,我可能并不是你期待的那个人。

  但是我会对你伸出手,告诉你还有人想要去拯救你,还有人想带你去看看这个美丽的世界。

  就算最后你没有选择我,也没关系。

  如果你能被拯救,被理解,被拥抱,那么,也请你去告诉下一个和你一样的人:
 
  “这个世界没有你想象的那么糟糕,至少不论在何时何地,我都会对你伸出手。”

 


   










——
  因为列表有人在小秘密里说了自己社恐,那种纠结的心情,很想有一个朋友,但是却不知道怎么样才能有朋友,所有的思想都烂在肚子里。那样的感觉一定很痛苦吧,所以就想码这样一段文字。而正好,我又在B站里看到了一首写给社恐的歌(就是这么巧)于是有一些借鉴,没有提前打招呼十分抱歉!视频是:av17273327
   说实话我是一直都知道自己有几斤几两的,所以也不敢说什么“我会拯救你”这样自信的话。我也知道其实他们的内心里应该一直有一个期待着被ta拯救的人吧。所以我只想表达一种,我会在这个世界里,善待你。
  也希望你能被更多的人温柔以待。

  你为什么要哭呢?


 

 
  今天的早餐不符合你的胃口吗?

  新衣服粘上了油渍吗?

  没有人和你说话吗?

  没有人理解你吗?

  没有人拯救你吗?

  你在害怕吗?

  在害怕什么呢?

  在恐惧什么呢?





  没关系的。

  我在这里。

  我将理解你;

  包容你;

  拯救你。

  你好:

  我的名字叫做镜生。

  把正能量传递到你的心脏里

  ——这是我的心愿。

【冬巡组】写给你的信

*ooc是我的
*剧透慎入!!!
*时间线大概在法斯去月亮上的前几天,具体时间纯属瞎编,别信。



 



  安特库:

  你离开的三百年十个月零五天,冬天又到了。今天下起了小雪,非常的漂亮呢。大家已经进入了冬眠,辰砂还是和以前一样不愿意过来和大家一起。和我一起冬巡的,是黑水晶。他是在几百年前和我一起进行冬巡的,现在已经是一个非常棒的后辈了。不像我那个时候只会拖你的后腿呢哈哈。
 
  今天还是做着平时做的工作,切碎浮冰这种事情已经非常熟练了。不过因为身体里合金的原因,我的行动不能很快呢。但是要打碎那些东西也并不困难哦,我现在已经很强大了,前辈。

  和月人战斗也没问题了,这么多年了,就算只有我一个人也能很好的解决这些问题呢。哈哈好吧,抱歉,很多时候我也只会拖累别人。和以前一样。

  我经常会看见你,有时是在巡逻回来的路上;有时是在你的房间里;有时是在满天纷飞的大雪里;有时是在月亮上。
 
  我一直在寻找着让你回来的方法,不过我也会突然想到,你回来之后,会不会已经不认识我了?

  还记得青金石吗?在一次和月人的纠缠中,我的头被带走了。黑水晶拿来了青金石的头,才让我重新苏醒。但因也是因为和青金石的融合,我睡了很久呢。这可是很重要的头呢,我会好好珍惜的。

  因为发现自己身上的颜色太多,所以我把腿上扑上了白粉,但是手臂因为合金一伸出来白粉就会掉落,所以也没能扑上白粉,看样子也并没有好太多……

  我一直在寻找着去月亮上的方法,在寻找的过程中有很多事情我都没来得及去弄明白,但是我不能停止,因为你就在月亮上等着我吧。

  抱歉啊小南极,我现在就去找你。

【镜生x言七】明天也请活下来。

   每天睁开眼,看见的就是一片惨白,天花板上连灯都没有安装,映入眼帘地,只有那一片死白。

  镜生不喜欢白色。
 
  但仔细想想,自己似乎没有喜欢的颜色,所以把墙壁粉刷一遍的想法也迅速被打消掉。

  又是无所事事地一天。

  这样的日子不知道已经重复过多少遍,以前还会感到一丝怅然,而现在,已经什么感觉都没有了。

  小小的房间里,只有简单地一张床,一面全身镜。除此之外,什么也没有了。

  手机嗡嗡地震动,提醒着他有信息的到了。

  【早上好。】

  【又是新的一天呢。】

  【中午见。】

  啊,已经早上了啊。

  镜生从床上坐起,看向在房间里仅存地那面全身镜。

  那是一个男人,黑色短发,不再稚嫩的眉眼。还有那双连自己都厌恶的,紫色双瞳。

  【有时候还真不想醒来啊。】

  每一天的醒来,都是无所事事的一天,不知道要去做什么,不知道要去得到什么,不知道自己在这里存活的意义。

  这个恶心的世界。

  真的很讨厌啊。

  这看起来就是一个有着中二病的笨蛋。

  镜生这样想着。

  窗外的光线似乎慢慢强烈起来,厚重的窗帘也抵挡不住那份炽热。镜生抬起眸子,似乎想要去直面那些阳光,但最终,他低下了头。

  手机再一次震动起来。

  【中午好。】

  哦,对了。那个时候那个人也说了【中午见】这样的话呢。

  轻轻拨动暗色的窗帘,有抓住空隙的阳光悄悄落入房间里,但很快,就被那只手指发现,停止了自己的动作。

  【今天的阳光很好呢。】

  【晚上见。】

  又是这样的话。

  镜生动了动手指,但又一次把目光移向了另一边。

  为什么世界上总是要有那么多的人呢?

  总是不停地在相遇,在分别。

  如果这世界上真的存在所谓“缘”的话,那他们,不是一开始就注定了只能遇见一个人吗?

  明明你是我的世界里的唯一,但是你却有更多的选择,可以把我们随意抛弃的资本。

  真是不公平啊。

  【我一点都不喜欢这个世界。】

  明明那个时候,是在保护着她的;明明那个时候,还在一起并肩作战的;明明那个时候……一切都不是这样的。

  【晚上好。】

  【今天晚上有月亮呢,很漂亮。】

  暗红色的血液渗透地板,躺在地上的人已经毫无生机,在她的面前,有一面全身镜,而镜子里,却映不出自己的身影。

  血液的腥气弥漫在空气中,手中冰凉的匕首上还有着粘稠在缓缓滴落。抬起手擦掉了溅到了脸上的血液,还有那双紫色眸子中传递到大脑的感情——

  月色很美。

  【明天见。】

  又来了,这样的语言,又来了。

  一次又一次地,说着这样过分的话。


  “如果每一次,都说要明天见的话,那我要怎么才能死在当天的夜晚啊。”


 

   “真的是,很过分呢。”






*和双子言七的日常对话中产生的脑洞
*她真的是拯救了我的人呐
*能遇见你真的是太好了,能给镜生活下来的理由真的是太好了

#凹凸世界正片#求小心心小手手#
 
The fate of night is coming and here we go

—命运之夜正慢慢降临 我们正勇敢迎接

We are living in the AOTU world

—我们生活在信念世界

Fighting for our AOTU

—为了信念而战










——
  卡米尔:言七
  安迷修:清宁
  嘉德罗斯:箫笙
  金:傲阑
  紫堂陆:原po 镜生
  紫堂幻:七喵
 
  摄影:警长
  妆面:MK
  后期:艾漫
  后勤:森九 阿卡吃

——
  这次正片大家都辛苦了啊,拍片子那天真的超级冷的,再加上衣服又薄,化妆的时候都下起了雨。真的是辛苦大家了!那么早就赶过来,冒着雨披着衣服拍片子,说实话我觉得超酷!!
  感谢mk抽时间过来给我们撸妆,真的是麻烦了!还有多谢警长那天给我的外套,我镜某人在这里抱拳了!警长和mk都有接单子煤都的小伙伴们请务必约他们!艾漫的后期也做的超级棒满足我的各种脑洞啥的,还给了贼多优惠,她真的很棒请找她做后期!!
  广告打完了【bush】最后十分感谢后勤小可爱们!!!那么冷还要给我们来做后勤真的是太感谢了!!【完全不知道说什么感谢你们好】
  大家都辛苦了!!这套片子你们都超级酷!!
  我话真多【……】

【镜生x言七】双子

*写给我和双子言七的人设
*大概是想作为绑关系的文
*背景与人设无关
*双子设定,镜生是哥哥,言七是妹妹。





 

  “啊!是镜生学长!”

  “今天学长也好帅呀!!”
 
  清早的学院都是不平静的,学生们的到来打破了所有的沉默,让一切都变得生机起来。

  不过当然,并不是每个人都会喜欢这份“生机”。

  “是啊是啊!不过话说,镜生学长旁边的那个女生是谁啊?女朋友吗?”

  “唉?!不是吧?我还打算向学长表白的唉!学长已经有女朋友了?!!”

  “不是吧?你们居然不知道?那个女生才不是学长的女朋友呢,是妹妹!”

  几个女生被话题吸引,凑在了一起,似乎在讲着国家大事一样。

  “对呀,说来那么可能不信,镜生学长啊一直非常温柔,非常有领导力,还是学生会会长唉!而且长得又帅,在学校超级受欢迎呢!但是……”

  女生在这里稍微停顿了一会儿,成功吊起了所有人的胃口。

  “学长其实还有一个妹妹,虽然是妹妹,但是一点都不起眼呢!完全一点都不像学长,整个人都非常阴沉,而且听说她说话超级过分唉,大家都不敢跟她说话呢!以前就有这样的例子……”

  “我就说这样的人怎么可能是前辈的女朋友呀,也太阴沉了一点吧,还用头发遮住眼睛什么的……”

  “唉?!这种女生居然会是前辈的妹妹?”
 
  “开玩笑的吧?这也太差劲了吧!”

  “……”

  听着远处的喧闹,聒噪的女生也不知道收敛一下音量,那边讨论的话题十分清晰地传到了两个当事人的耳朵里。

  “噗嗤。”

  忍不住笑出声音,虽然很快掩盖过去,但还是引起了身边人的注意,感受到了来人的眼神,眼中带着笑意,毫无诚意地道着歉:

  “抱歉,她们的话题太有趣了所以就忍不住。”

  很明显地对方的脸上并没有什么反应,似乎她的脸上就一直没有过什么表情。

  “这种事情我已经习惯了,但是,果然跟着你一起走就会很麻烦。”

  “抱歉抱歉,本来今天打算和你商量一些事情的,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呢。”

  弯弯眼眸,镜生并没有在意这听起来恶意的语言,十分自然的跳过话题:

“我想说的事情其实是想问问你……”

  “言七!”

  一声尖锐的声音已经打断了两人的谈话,走在路上的学生被吸引了注意力,不禁都停下脚步。想说的话哽咽在喉,目光转向来人,似乎是言七的同学?

  “唔!镜生学长?!”

  女生似乎是没有想到镜生也会在这里,显然愣了一下。

  也是呢。从那么远的地方看过来也不会注意到,还穿着校服。更何况……怕是看到要找的人就已经迫不及待了吧。

  切。

  掩盖住眼中的凌厉,用温柔的语调询问着:“怎么了?这位同学,有什么事情吗?”

  “唉,不是,抱歉!学长我是来找言七同学的,是这样的,我是言七的同班同学。”
 
  面对自己询问,女生很明显地开始慌张。眯起眼睛,并没有打断她,而是给她缓冲的时间。果然很快的女生就反应了过来,向着所有人做出了一个说辞。

  “我是想找言七同学问问我的钱包是不是在她那里,是粉色的兔子。昨天钱包不见的时候教室里就只剩下言七同学一个人了,所以我想拜托言七同学如果拿到了的话请还给我!里面真的有非常重要的东西!我只要那个东西就可以了,其他的我都可以不要!”

  一口气说完这些说辞,甚至没有给人辩解的机会,就断定钱包在别人那里,更是吸引了别人的注意力,让人下意识觉得东西就是她拿走的。

  还稍微有点脑子。

  “我没有拿你的东西。”

  少女的脸上还是没有什么表情,眼中也是波澜不惊,丝毫没有起伏的语调就好像在说,今天的早餐是吃的什么一样的平常。

  “言七同学!那个东西真的对我非常重要!那是我母亲留给我的唯一纪念了,真的拜托你还给我!”

  这样说着,女生的眼中漫起水雾,活脱脱的一个受害者的形象。

  言七皱了皱眉头,刚想开口说话,却被周围的私语打断。

  “什么啊……拿别人的东西都还狡辩吗……”

  “拿母亲的遗物就很过分了吧……”

  “是啊……太过分了……”

  “你有拿她的东西吗?”

  镜生把头转向言七,开口问道。

  私语在这一刻默契地全部停下,似乎在等待当事人的回答。

  言七的眼中稍微有些惊讶,但是很快地反应过来,眼中是前所未有的认真。

  “我没有。”

  收到答案之后,看向女生,眼中只剩下漠然,镜生语调平缓地重复了少女的回答:

  “她说她没有拿。”

“可……”

  没有任由女生继续下去,镜生的耐心已经被磨光,不想再做过多的纠缠。低醇地声音不大不小,正好让在场的人全部听见,在平时听起来都会陶醉在其中的声音,女生的身体却抑制不住的颤抖起来。

  “关于这件事情的解决,我想教室里应该有监控,现在我们去调取一下吧。麻烦你和我们一起吧,同学。”

  “唉?!”显然是没有想到镜生会来这样一招,女生很明显地开始慌张,但还在挣扎着反驳着:“可、是,教、教室里是没有装监控的!”

  “有的哟,上个星期放假的时候,学校组织装上去的,所以现在大家都应该不知道的吧,不过正好,我们现在去看看吧?”

  低下头凑到女生的耳边,被细碎刘海遮住的眸中暗芒外露,语气也丝毫没有刚开始的那般温和:

“下次记得找个稍微好一点的理由让我觉得你们还有一点挑战性。所以你还夹着尾巴离开吗?”

  “现在反倒是你被将军了吧。”

  “抱、抱歉!我突然想起来我的东西好像是掉在了家里,我现在就去拿!”

  未经世事的少女经不起这一番恐吓,颤抖着回忆起早就准备好了的台词,一点风度都没有留下,几乎是落荒而逃。
  
  啧,这么不经吓,也太没挑战性了吧。

  看到这一幕,其他人也很知趣地离开,踏上了前往教室的路上,至于结果怎么样,也已经心知肚明了。

  叹了口气,目光拉回,低头看向沉默不语的少女,虽然一句话都没有说,但是镜生似乎已经有了不好的预感。

  这家伙……




  ……果然。

  本来是约好中午一起吃午餐,但是约定的地方一个人都没有,镜生都已经预知到是发生了什么。

  唉,真是个笨蛋。

  把手插进裤兜,慢悠悠地走到附近那个教学楼之间的间隙之外,不出意外地听见了那个熟悉的声音:

  “之前的事情是我的不对,说的有些太过分了,抱歉。”

  “……”

  “但是,我希望以后这种事情我们可以单独解决。我……并不想让他担心。”

  “……打扰了。”

  靠在墙上,隐隐约约听着里面传出来的声音,镜生就差不多明白了什么。抬起头看向天空,因为阳光的刺眼轻轻地眯着眼睛,紫色的瞳孔中只留下无奈是情绪。

  真是拿你没办法啊,笨蛋妹妹。

  你这样,让我怎么进去阻止啊。
  
  我和你可不一样。

  我是善。
  —我是恶。

  受到褒扬,得到赞美。
  —刻意伪装,无心改过。

  你是恶。
  —你是善。

  刻意曲解,从未改变。
  —不善言辞,委曲求全。

  一样的是,我们都没有做错。

  只是用着自己的方式,去追寻,去探索,去笨拙的保护。

  我们之间,是血缘的相连,是双子的“线”。

  我们都是一样。

【陆林】雨

*可能我是要突然复健
*梗来自以前和宿敌er玩骰子的时候
*现代学院 双向暗恋
*ooc是我的
*别看了我短小






  夏天的雨似乎说来就来,没有任何的预兆,就这样突如其来的出现。刚刚还是晴空万里,现在却是倾盆大雨。突如其来的雨让人猝不及防,却又习以为常。

  雨水顺着屋檐流下,街道上处处可见没有伞的路人在奔跑。潮湿却清新的空气让人感到十分舒服,却又有些惆怅。正好赶上放学的时间,许多学生因为这突然起来的雨被迫停在教学楼前踌躇。

  呼吸着潮湿的空气,看着一个个学生们离开,紫堂陆走在回教室的路上,因为下课前被老师叫去“交代”了一些事情,所以现在学生差不多都走了。

林已经等很久了吧。

  这样想着,陆加快了脚步。
 
  “到底是怎么回事啊这破天气,什么鬼的天气预报根本就……啊哥你来啦!”

  一推门进到教室,就听见了林气急败坏地抱怨着天气。陆叹了一口气,却又只是无奈笑笑,提起书包对林说:

  “走吧。”

  听到身后的一阵兵荒马乱,不禁又叹了声气,停下脚步看着身后的少年抱着乱七八糟还没来得及装进书包的书本,还有连自己都没有察觉到的那灿烂的笑容。

  笨蛋。

这样想着,嘴角却也勾起一抹弧度。

“这雨也下的太大了吧!”

  林丝毫没有夸张地说出这样的感叹,抬起头,陆也不禁皱起眉头。
  
  刚刚下起的雨不仅没有变小,反而有越来越大的倾向。

  “走了。”

  没有太多的犹豫,陆拿起书包挡在头顶,提醒林一声,便走入雨幕之中。

后知后觉的林听见了提醒才猛地反应了过来:“啊不愧是哥哥!”这样感叹着,也一同走进了雨里。

  一路上耳边只有雨水滴落在周围的声音,嘈杂,却安静。虽然雨水模糊了视线,但林能清晰的看到,走在他身前的陆,却时不时地回过头,看他有没有跟上。

  走到家的时候,两人已经的身上已经被彻底淋湿。

  陆下意识地转过头,看向轻声喘息着的林:平时扎成小辫子的头发散了下来,因为雨水的原因贴在脸上,紫红色的发丝上似乎还有水珠的滚动。因为跑了步,所以脸上带着微微的潮红,眼睛里仿佛也布满水汽。

  “……”

  紫堂陆眼中闪烁着暗光,在自己都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,自己就已经伸出了手。突然似乎想起了什么,手在中途猛然停顿。

  林的脸上爬上了红晕,眼睛四处张望却不知道该把视线定在哪里。用指腹擦掉了脸上的水珠,陆掩住眼中的暗芒,轻声道:

  “去洗个澡吧,别感冒了。”

  紫堂林似乎像是逃跑般的离开,耳朵却不经意染上了红色。

  看着林离开的背影,紫堂陆收起目光,手指在身后蜷缩,最后握成拳。

  下次……还是带上伞吧。

#凹凸世界非全员cos正片#顺眼点下小心心和小手手#

  “这不是游戏,也不是无聊的玩笑。”


  “这只是一场我们必须胜利的战斗。”

 





  紫堂陆:一按po 镜生
  紫堂幻: @嗝嗝嗝喵 七喵
  安迷修: @清宁宁宁柠 清宁
  卡米尔:言七
  嘉德罗斯: @Black and white 箫笙
  金: @傲阑 傲阑

  妆娘摄影啥的正片再艾特xx总之请大家期待一下正片!